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579章 观复(490)一次次告别只是因为不想说再见
    “你……”虽然一直想要见他,想要听见他的声音,想要呼唤他回来,可此时真的听见,周游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说什么呢?叫他别走?还是说,自己能帮他解除危难,回复到仿佛久远之前的平静又美好的生活?

    “阿玉……”江月心怕是和周游同样的心情,只轻轻唤了声名字,便再也没了声响。

    “你们啊……何苦呢?”少年叹道,“得了,都送到这儿了,也可以了。那么就……就此别过。”

    周游只觉脑袋嗡的一响,想要挣扎着靠近那少年的声音。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只觉身上一松,想是那青藤已经撤去,少年对他和江月心的束缚,完全解除了。

    也是在同一个瞬间,周游不管怎样都睁的大大的眼睛,忽然恢复了视力!

    他看到了就在自己身旁的江月心,以及江月心头上高高探出的杆儿强的叶片。青藤解除的比较突然,视力恢复的也很及时,所以一时间他们两个虽然失去了依凭,却还能暂时悬在原处,没有坠落或飘走。

    不过无论是周游还是江月心都没有太在意自己会不会掉下去,他们在眼目能视的第一时间,不约而同想到的,都是去寻找那少年的身影。

    可是哪里都不见他。

    仿佛刚才他的话语声,只是周游和江月心的幻觉。

    周游只一眼瞥见建木的粗大树干带着些折断的枝枝杈杈,慢慢从眼前滚过,像是深海中行动缓慢却又不失凶猛的庞大怪兽。

    他只来得及瞥见这一点,便只觉眼前一团白亮的光,突然空无一物之中爆出,霎时膨大,像是本该高悬于天际的太阳骤然之间坠落,又迎面砸向了周游,和周游身边的江月心!

    巨大到仿佛整个世界倾倒的白亮之光,在不及一息的瞬间完完全全地包围了周游和江月心,完完全全地将他二人吞噬其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虚无之地的原因,周游并没有感觉到来自白亮之光的炽热或冰冷,甚至他自己的心中也不曾有丝毫的恐惧畏缩或疑虑,他自己难以置信自己为何会在这种怪异的未知面前,会如此的平静?

    也许是因为,他在潜意识中认定了,那少年一定会为此给出一个理由或解释?

    他从来不会让他失望的。

    果然,就在那团白亮的,仿佛要吞噬所有,融化所有的光彻底淹没周游和江月心的时候,周游听见那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似近在身旁,又似远在天边,似是耳畔低语,又像是梦中飘在天际边上的梦呓:

    “跟苏千白带句话,瀛溟山子的知识产权是我的啊!”

    这话真是秉承了那少年一贯的风格。漫不经心,老不正经,让人有种八竿子打不着的摸不着头脑。

    可这也的确是那家伙能说出来的。这是完全属于他的,最深情的告别了。

    因为不想告别,所以不愿说出心里的话。可是若不说些什么,似乎真的又会留下遗憾,所以,只能如此。

    周游这样想着,慢慢的便在白亮的光团之中渐渐息止了思绪和感情,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腹中,重新回复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的胎儿,醒着,睡着,生着。

    “这是哪儿?”

    “这里应该是庭山吧……嗯,的确是,不会错的,就是庭山,江大人。”

    “庭山?我好像和阿玉来过这里……”

    “江大人,庭山的名字自古没有改变过,所以,虽然这里是你所知道的庭山,但已经不是你和那家伙那个时候的庭山了。”

    “我当然知道不是那个时候了,用你多嘴!”

    空气中静了静。被唤作“江大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什么……杆儿强,他为什么送我们回到庭山?故地重游?在这里我们两个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经历……”

    “咳,咳……”杆儿强似乎有些艰难地清了清嗓子,方道,“我想,他把我们送回到这里,只是因为,这里是周游的老师牛五方的修习之处罢了。”

    “哦,送他回家?”江大人的语气很是不悦,“怎么不说送我回家呢?”

    迷迷糊糊听了半天的周游觉得,自己若是再不彻底醒过来,说不定会被小心眼的“江大人”给从山上丢下去。

    周游使劲儿挣扎了一下,终于能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呼吸,以及划过脸庞的风。那风极柔和,带着丝丝凉意,带着山间特有的松树的气息。

    周游终于睁开眼睛,正看见老师牛五方暂居的山洞,而他自己就躺在洞前老松下的青石上。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把坐在他身旁的江月心给唬了一跳。

    这位江大人极不满道:“蹦什么蹦!诈尸啦?”

    周游顾不上喘匀气儿,便四下里张望着:“我们怎么会到庭山?”

    “阿玉送你回家。”江月心把杆儿强的话原封送还给周游。

    杆儿强已经从江月心发间移植到了松下丰厚的泥土中,正随着松风惬意的摇摆着两片小叶子。耳听得江月心和周游的对话,这小幼苗急忙赔笑道:“你看,他把咱们从地底下送回来,也只能送到一个目的地不是?最起码庭山他这些年常来,位置比较好把握……”

    “不是,我是问,我们怎么到的庭山?”周游只记得最后是一团白光包围了自己,那白光是什么?那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把他们送还回家的?

    “他用这个把我们送回来的。”江月心将什么东西放到了周游手中。周游低头一看,只见那是一颗莹润光泽的巨大珍珠,足有鸡蛋大小。

    “啊!这个……这是千年珍珠!”周游只觉混乱的脑子瞬间通透了些许。

    “对,千年珍珠,”江月心幽幽道,“这就是那个时候他朝我扔过来的东西……在青藤松开我们的时候,也松开了这颗珍珠……他把珍珠做成了瀛溟山子……”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要像扔手榴弹似的把这珍珠砸将过来呢,因为瀛冥山子就是需要这样用啊。

    怪不得他最后要留那么句话呢。现在想来,似乎也不算是太莫名其妙了。

    周游忽然笑了,他像是仍然疲倦至极似的,又仰躺到了青石上,双手抱在脑后,眼睛凝望着在清风中微微摆动的松枝,只觉眼睛有些酸。

    江月心看他一眼,道:“不过,我记得这珍珠是放在凤凰台的,什么时候被阿玉拿出来了?”

    “江大人有所不知,在数百年前阿玉他在一次力量回归时,出现过失控,”杆儿强在旁说道,“那个时候世界曾经崩坏过一次,虽然阿玉曾以己之力补救了这次崩坏,但是当时能保持幸存完好的人或东西,实在是不多……而这颗千年珍珠就是其中之一。”

    “凡物之精华,总归是有些灵性的,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江月心道,“那后来这珠子……”

    “和我们一同下到地下的有只小老鼠,江大人还记得吧?”杆儿强道,“后着珍珠一直在那老鼠黑子和他哥哥那里保存着。在我们要借苏也的瀛溟山子再往下行去的时候,黑子也不知是动了什么念头,就把这颗珍珠送给了我。结果,在最后的时候,阿玉他从我这里拿走了珍珠,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做成了瀛溟山子……”

    江月心听着,不由自主抚过自己鬓边的发丝,仿佛那里还停留着他手指抚摸过的温度。

    听见“瀛溟山子”被提及,周游突然又从青石上弹了起来:“对了,苏也呢?她也在庭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