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塑千禧年代 > 601 技术性调整(二合一)

  汇丰银行的股价跌了?
  咦,为什么是它跌了?
  人在硅谷的方卓很快就接到被视为异常信号的股票消息。
  但汇丰之前没有被纳入观察范围,一时之间难以明确判断它的哪部分出了问题。
  只是,纽约的孔豫传来一个小范围内的关联消息,汇丰的一位业务经理从楼顶一跃而下,至于是生活中碰见问题还是单纯心情不好,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小消息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可是,对于一直对金融市场持悲观态度的孔豫来说,无疑是一份另类佐证。
  孔豫严重怀疑,汇丰银行可能也有大规模的CDS交易,或者,更糟糕的是更为基础性的美国住房按揭贷款业务出了问题。
  前者可能会掀开金融繁荣的一角,后者可能会……让人上楼顶也需要排队。
  方卓是在欢迎Major  sensor公司团队加入易科之后浏览了来自孔豫的报告,没给出太多置评,反正,今年这個春节,孔豫和许柯登大抵是都没法放假了。
  Major  sensor的史密斯博士在加入公司后的第一天就提了针对前置摄像头编码环节的两个方案,一是针对静态环境的复用编码,二是适用于运动物体的空间位置编码。
  简单说,时分和空分复用编码。
  方卓完全没听懂,但确实大受震撼。
  到了第二天,另一位刘易斯博士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案,利用传感器捕捉红外光从发射到接收的飞行时间,以此来判断和计算物体的距离信息。
  方卓又完全没听懂,但就是一下子觉得收购的钱没有白花。
  易科内部排了一份时间表,2月份解决编码方案,3月份优化传感器,3月底组装搭载1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的原型机,上半年的剩下三个月则是持续优化前置摄像头、安卓系统和手机表现。
  许柯登代表研发中心给了保证,务必让方总在6月手机发布会上的原型机能最少能坚持一半的使用时间。
  方卓听到这么一保证就问了:“那剩下的一半时间呢?”
  “方总,你发布会的时候穿宽松点,口袋里多装两部手机,感觉不行了就赶紧换另一部没用过的。”许柯登给出真诚的建议。
  方卓大感荒谬,口袋里能装几部手机?
  当然是在舞台上放置演讲桌,里面摆个十台八台,一旦感觉手机发热有卡顿的趋势,就趁着喝水的功夫换一部新的,这样才能保险啊!
  如此也是向友商学习。
  这两天,方卓有和施密特沟通过一次,听这位苹果董事聊了更多iPhone发布会的细节。
  比如,苹果的工程师在台下藏了Wi-Fi信号发射设备,用以缩短无线信号传输的距离。
  比如,AT&T在现场架设了可移动式的信号塔,苹果方面则修改了手机上的程序,让它无论现场的信号是强是弱,屏幕上的信号强度都会显示为满格。
  这些都是施密特当天不知道,后面又陆陆续续听说的可靠消息。
  方卓认为这都是易科手机发布会可以采纳的优点。
  只要发布会顺利,后面还能争取半年时间来对手机持续优化。
  2月1日,方卓最后一次确定了研发中心的进度、谷歌方面的支持、安卓系统的工作,然后,他和虞红一起乘坐航班返回纽约。
  也就是在纽约,从旁观研发状态抽离的方卓首次接受了媒体《华尔街日报》记者的采访,谈到竞争对手的手机iPhone。
  他当然不会谈200/300美元的手机价格消息,也没有贬低竞争对手,反而给予了很大的赞美。
  事实上,iPhone当然值得赞美。
  方卓也对询问的自家产品给出回答:“很棒,非常棒,我认为易科对手机的研发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发布会的到来。”
  他笑着抱怨道:“我甚至觉得我们这个月就应该召开发布会,但研发团队,就是那种固执的、追求完美的、精益求精的家伙们,你一定会懂的,他们必须要做出认为能更让消费者惊讶、赞美的产品。”
  “所以,我们大概会在七月份或者八月份召开一个发布会。”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时间,立即询问道:“这意味着你们会在苹果手机上市后召开发布会?会参照它的销量进行定价吗?”
  “从商业角度来说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毕竟,我们也是一款触屏手机。”方卓吐露产品消息,“而且,我们通过FCC的审核还需要时间。”
  FCC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手机产品必须经过它的认证才能销售,这个过程往往也需要数月时间。
  记者最后问了个问题:“方总,你认为触屏手机有希望赢得消费者的认可吗?”
  方卓毫不犹豫的肯定道:“我万分确信这一点,触屏手机一定会很快替代传统手机。”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心满意足了。
  这些信息已经足够。
  不过,就在他即将结束采访的时候忽然又想起雷曼与易科之间的小故事,笑着问道:“方总,雷曼的股价稳定,你还认为它存在问题么?”
  方卓反问了一句:“你知道纽约的房价在降吗?”
  记者有感受到房价的细微变化,但认为属于正常波动,况且,即便波动大一些,又何至于对雷曼产生很大影响?
  他没有和方总继续交流这一点,感谢了这位易科董事长的接受采访。
  按照惯例,方卓除了《华尔街日报》,也通过彭博社发表了类似的回应,算是来自易科公司对智能手机和自家产品的正式表态。
  虞红有旁听了老板的一场采访,不意外的听到发布会时间的小心机。
  明明确确定六月份,还给出七月或者八月的错误时间。
  “方总,除了苹果和当前市场上主流的诺基亚、索爱等手机,我们也必须考虑其它厂家的模仿竞争,毕竟,安卓是开源的。”
  “尽管谷歌很支持我们,但他们更愿意看到这个系统被更多的厂商搭载。”
  虞红近期有在考虑这个问题。
  “先发优势,前置摄像头的特点打造以及没法取巧的研发投入。”方卓提到这个又不得不说现在遇到的难点,“运营商方面能不能打通,这个对我们来说很关键。”
  “或者说,不仅是我们,对苹果也是,但它已经打通了。”
  500美元的iPhone和200美元的iPhone,这完全是两种概念。
  T-Mobile那边如果谈不拢,易科就得立即推出廉价手机B计划,完全没有调整的余地。
  至于现在研发的这款,只能等以后再看情况。
  现在,一看谷歌和T-Mobile的谈判,二看易科三月底拿出的全新原型机。
  因为iPhone的竞争信息变化,方卓连高通、V商那边的优先级也往后挪,加大了与德仪方面的联系。
  高通的芯片和代工合同、V商的用户群体,这些都属于锦上添花。
  易科手机目前最重要的是拥有基本的存活竞争力。
  方卓计划着过完春节再来美国与T-Mobile方面会面。
  他和虞红原原本本的就着易科手机项目的现状、未来计划、专利布置以及联发科和晨星的入门芯片设计都仔细的聊了聊,手机业务关乎很多,管理层的统一认知同样重要。
  “小虞,什么时候我们干掉苹果手机,你就可以从易科退休了。”方卓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如此许诺。
  虞红早就习惯老板的一肚子主意,倒是没纠结他的这种说法,反而顺着往里思索。
  她提出第一个疑问:“你认为苹果的系统很有生命力?”
  苹果手机已经发布,相关信息也八九不离十。
  它同样是全球采购零件,看起来最独特的就是自家系统。
  随即,虞红又问出第二个问题:“苹果在芯片方面也很有渊源,它能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吗?”
  方卓很喜欢虞红的敏锐,笑着答道:“没有拿到实机,我们都不知道它的真实表现是什么样,但不要把iOS的封闭和安卓的开源放在市场里说非此即彼,‘用户’是一个词,但‘用户’是十数亿的庞大群体,只要让一部分能接受,那自然就有生命力。”
  “这个市场不是只能容纳一家成功者,但故步自封的肯定走不到最后。”
  “留给诺基亚的时间不多了。”
  虞红若有所思:“上一次听见类似的话好像是索尼?你应该把这话对记者说才对。”
  “下次,下次。”方卓说道,“还有机会。”
  还有机会,既可以聊聊诺基亚,也可以很快聊聊雷曼。
  但方卓到了纽约,处理完易科的事情,还是第一时间找到了斯金格痛陈利害。
  笑话!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索尼的手机部门想要找相机部门拿相关的拍照技术,这竟然都拿不到?
  笑话!
  简直天大的笑话!
  索尼的董事会成员方先生联系相机部门寻求技术协助,这竟然被拒绝?
  方卓在斯金格面前主攻了第一个笑话。
  “爵士,要不是我打电话联系手机部门的宫本一郎,我真是没想到索尼内部能烂成这个样子!”
  “今年,哦不,去年索尼能有起色,不全是因为爵士你在美国市场的出色领导?”
  “外部的竞争压力这么大,我们公司内部竟然还这样内耗,这是不能被原谅的行径!”
  “索尼这家公司是就此腐朽还是继续走向伟大,全看这内部变革啊!”
  方卓十分痛心。
  自己这个外董终究还是差点意思,两次联络日本的相机部门,想弄个团队来给易科手机帮帮忙,结果愣是不同意,何以目光如此短视?
  如果易科手机发展起来,难道就会忘了兄弟公司吗?
  斯金格也大为震惊,这种事别说他了,随便换一个外人也是怎么听怎么荒谬!
  最关键的是,他完全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汇报,而消费电子的业务主要是由久多良木健负责。
  方卓同样知道索尼内部的权力架构,他当初就亲眼见证了索尼新高层的形成。
  斯金格和久多良木健为了上位,选择合作,但两人之间没那么和谐。
  以及,斯金格本想推行更激进的裁员和业务线调整,只是出于局势衡量,不得不假借了上任掌门人制定的“Transformation  60”战略计划。
  这些事别人不清楚,方董事还能不清楚吗?
  尤其,索尼的重磅产品PS3去年出现很多问题,久多良木健的内部造假行为即便经过PS3的逐渐好转,也一直被内部指责。
  是时候了。
  爵士,是时候大干一场了!
  方卓压根不点久多良木健的名,只谈“相机部门”和“手机部门”这种深度隔阂所反应出来的冰山一角,只谈索尼集团推行的改革力度。
  Transformation  60是由出井伸之提出的战略,如今索尼集团的复苏到底应该论述谁的功劳?
  PS3造假,电视业务萎靡,索尼的消费电子自成一系,明明去年的索爱手机形势很好,居然还遭遇如此不公对待!
  试看今日之索尼,竟是谁家之天下?
  外部董事或者说非执行董事,这样的设置到底是发挥什么作用?
  不就是以旁观者清的角度来针砭时弊吗?
  方卓在索尼掌门人面前发挥出了自己这名外部董事应有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索尼今年的股东大会快到了。
  消费电子的山头需要动一动了。
  一番长谈,斯金格不得不承认索尼内部的问题很大,也不得不承认方总极具责任心。
  今时今日,已然不是两年前要委曲求全的局面。
  “方总,你认为如何解决内部体系的问题?”斯金格想参考参考意见。
  方卓只真诚的给了四个字:“赏罚分明。”
  斯金格陷入沉思,谁有功劳?谁有过失?
  不管谁有功过,先给久多良木健记一笔罚,然后再论。
  相机部门当然是过,手机部门当然是功。
  斯金格有了符合利益的改革决心,但仍旧需要对内部进行更详细的调查。
  但方卓就不参与这个内部经营的过程了。
  老爵士决心变革,方董事翩然离去。
  是时候回国过节了。
  2月4日,方卓和虞红以及一部分高管乘坐航班返回申城。
  但也就是他们在空中的时间,汇丰银行突然发出震撼级的公告,宣布北美住房贷款按揭业务遭受巨额损失,减记108亿美元相关资产。
  108亿美元资产!
  要知道,汇丰银行在这之前一直是业务良好,完全没有这样的趋势。
  一时间,汇丰股价大跌,带动着若干金融股也有跌幅。
  当方卓抵达申城,当他乘车前往恒隆23,恰好遇到想要上门预约采访的记者。
  记者把汇丰银行的消息陈述,又说到了雷曼的股价出现跌幅,询问方总的看法。
  方卓面对镜头,眨眨眼,消化了消息,开了个小玩笑:“哦,汇丰啊,不要怕,是技术性调整。”
  他又意味深长的说道:“雷曼嘛,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61_61744/c7266163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