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一路高升 > 第1555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

“吴市长,咱们市里的领导干部大吃大喝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考虑过财政紧张,我们的领导干部公车私用的时候,又是否考虑了市里资金困难的问题?”

        接连两个问题,将吴凤山和余同成两个人问的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看着两人都不吱声,朱立诚接着说道:“眼下的南淮可谓是千疮百孔,连续发生了几件事,到现在都还没有调查清楚,即便是省里的人过来,调查也是处处受阻,这说明了什么问题,我想你们二位都非常清楚。”

        “朱书记,我们都非常配合省里的调查,不管是凤阳那边,还是咱们市里,不应该存在什么阻力。”

        “那为什么调查迟迟没有进展?即便是秦伟明大队长亲自带队过去,也是面临着不小的阻力。”

        两个人相视一眼,并未吱声。

        “欠薪的问题就这么定了,从市财政先拿一部分资金出来,稳定住这些工人的情绪,至于这部分的空缺,可以通过压缩市里的开支,另外公车拍卖的钱也可以填补一部分。”

        朱立诚没有给两人解释的余地,直接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算完成了所有工人的登记,随后财政局长走了过来,道:“都已经登记完了朱书记。”

        “做一份详细的清单,然后交由我来签字,每个人多少钱直接汇入工人的银行卡里。”朱立诚并没有去问具体多少钱,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再多都必须拿。

        眼下对于工人欠薪的问题,上上下下都非常重视,如果不能妥善解决,事情再次被曝光出去,那么不单单是他本人,整个南淮将会再次被推向深渊。

        返回市.委办公室,朱立诚开始重点关.注凤阳那边的事情,他总觉得棚户区的坍塌没有那么简单。

        而回到办公室的余同成,则是撞见了市.委副书记胡凯。

        自从车改那次,被朱立诚给怼得哑口无言,胡凯这段时间仿佛销声匿迹了一般。

        如今朱立诚涉嫌经济问题的事情被曝光出来,胡凯又一次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当中。

        “胡书记,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是不是下基层考察了?”余同成一脸笑意的问道。

        摆了摆手,胡凯一脸尴尬的说道:“别提了,前段时间身体有些不适,去医院做了一个小手术,这不刚出院,听说朱书记出事了,我就赶紧回来看看。”

        “胡书记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病了还不忘工作的事情,朱书记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最终定论,省里现在已经着手调查,这里面大有文章。”余同成一脸神秘的说道。

        听到这话,胡凯露出了诧异的神情,道:“舆论将这件事的风波闹这么大,省里居然还能让朱书记继续主持工作,这好像有些不太符合程序。”

        “可能省里认为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起针对朱书记的阴谋,而且他们可能已经掌握了一部分的线索。”

        “不应该吧,如果他们真的已经掌握了线索,在之前的声明里一定会说出来,否则只会增加大家心中的疑虑,毕竟黄书记的事情刚过去没多长时间。”

        “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但省里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咱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余同成一脸无奈的说道。

        轻嗯了一声,胡凯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而是转口问道:“我看你和吴市长还有朱书记前后脚回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大动作?”

        “哎,别提了,还不是龙飞建筑留下的烂摊子,市里之前答应两周解决欠薪的问题,今天是最后一天。”

        “解决了?”

        “嗯,朱书记直接动用了财政资金,暂且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用市财政去解决龙飞建筑欠薪的问题?这不是开玩笑嘛?龙飞建筑留下的烂摊子,为什么要让咱们市里帮忙去擦屁股?”

        “我和吴市长都认为这么做没有必要,而且风险也很大,毕竟咱们南淮现在的财政也不宽裕。”

        “这简直就是在拿我们南淮的前景做赌注,省里的调查结果一旦证实朱书记有问题,那这笔钱最后由谁来承担?”

        “你说的这个我倒是没想到,估计吴市长一时半会也没想那么远,不过朱书记当时非常的果断,直接让市财政进行统计,核对无误后进行拨款。”

        “我觉得这个事情你们还是有必要好好考虑一下,朱立诚这么做有点孤注一掷的意思,可正如我刚才所说,如果舆论的那些事情被证实,朱立诚必将被调离南淮,那这么大的一笔财政赤字,如何填补,最后这个烂摊子不还是要咱们来收拾?”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咱们也阻止不了了。”余同成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说道。

        胡凯连忙问道:“财政那边已经拨款了吗?”

        “应该还没有,刚统计完,他们回头还要做一个详细的报表,朱书记签完字才能执行。”

        “那就还有挽回的余地,咱们必须要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说出来,让吴市长去阻止这件事,或者是直接向省里汇报,我相信领导一定会支持我们的想法。”

        两人一拍即合,随即便并肩往吴凤山的办公室走去。

        回到办公室的朱立诚,屁股刚碰到椅子,电话铃声便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朱书记,我是秦伟明,凤阳这边的调查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朱立诚连忙说道:“我还刚准备给你打电话。”

        “我们查到那几个袭击你的人,在自首前曾经回过一次家,并且每个人都给家里拿了一笔钱。”

        “具体数额有多少能查出来吗?”

        “我已经安排人逐个上门去调查,由于这笔钱他们直接给的是现金,所以无法从银行方面查到记录。”

        沉默了片刻,朱立诚略显担忧的问道:“你刚才说的这个情况有多少人知道?”

        “目前仅限于我从市里带来的几个人知道这个情况。”

        “上门去调查的人也是你带去的?”

        “嗯,你之前提醒我要注意凤阳县公安局,这么重要的线索我就没有让他们介入。”

        “你的人能不能同时展开工作,我担心逐个去调查,会打草惊蛇,如果这几个人真的是受人指使,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他们的家人可能会被监视。”

        “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到了,我已经从市里又暗中抽调了几组人过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就好,这件事必须要尽快的核实清楚,这也能证明他们是不是受人指使。”

        “没错,另外还有一件事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我这两天去了一趟棚户区,我认为坍塌的事情可能并不像凤阳这边汇报的那样。”

        “说详细一点。”

        “从我的经验判断,棚户区的倒塌并不是偶然事件,即便这次没有塌,可能过段时间还是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因为棚户区那一片的地下已经空空如也。”

        听到这话,朱立诚瞬间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道:“你的意思是那一片下面早就已经被采空。”

        “至少已经空了一大半以上,而且据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来看,矿区之前有不少私人小矿场,他们并没有按照正规的程序去进行采矿。”

        “这个事情可不是开玩笑,一旦坐实,可能会牵扯到很多人,而且这其中也会牵扯出一个庞大的利益链。”

        秦伟明当然知道这件事一旦查实,将意味着什么,所以他选择直接告诉对方,而不是向更高层面去汇报。

        沉默了片刻,秦伟明低声说道:“我就是知道这件事背后的影响,所以才私下里向你说明目前的情况,想要印证这一点,可能单单是咱们南淮,未必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对方这番话,正中了朱立诚的心坎,凤阳的情况远比想象中的复杂,不单单是指倒塌那件事,还有这背后所牵扯到的一系列问题。

        短暂的迟疑过后,朱立诚低声说道:“这件事暂且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会向有关部门汇报,考虑是否安排专家前去进行探查。”

        结束了通话,原本打算动身前往凤阳的朱立诚,也放弃了这个念头。

        秦伟明刚才反映的这个情况,尽管在朱立诚的意料之中,但毕竟事关重大,还是需要确凿的证据。

        此刻的凤阳矿业开发区的大楼内,金云辉也愁眉苦脸的在向区领导发着牢骚。

        区里对于金云辉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招来了县长陶大鹏。

        “陶县长,棚户区倒塌所带来的影响,导致与我们合作的几家大公司纷纷选择了退出,县里是不是尽快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

        “金总,你先不要着急,这事我们也着急,别说你们公司,就是咱们整个凤阳,也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了牵连。”

        “陶县长,我们公司可以说是整个凤阳最大的纳税企业,如今被这么一点小事影响,给凤阳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金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棚户区的倒塌,你们公司本就应该承担主要责任,怎么能将这个锅甩给县里呢?”

        “陶县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心知肚明,如果县里不能尽快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我们将会考虑从凤阳撤资。”

        现如今的南淮矿业,无论是哪一家分公司,其实都面临同样的处境,那就是改革。

        可谁都知道,改革说起来容易,但真正执行起来是有多么的困难,尤其是公司总的发展策略没有改变,这让下面的分公司又如何做出改变。

        “金总,这件事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县里所能做主的,调查结果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能公布出来。”

        “话我已经撂下了,这也是我们集团总部的意思,利与弊我想你还是应该考虑清楚。”丢下这样一番话,金云辉十分嚣张的走出了办公室。

        “老板,咱们刚才那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毕竟这里是凤阳。”

        “放心吧,我们算得上是凤阳的财神爷,离了我们,凤阳将会倒退十年,你觉得陶县长会这么做吗?”

        “可是老板,那几个袭击朱书记的人,现在可是由秦伟明在审,我担心他们会扛不住。”

        “既然有所担心,那你还不采取行动,在这里和我说,难道是指望我去帮你擦屁股吗?”金云辉一脸不满的说道。

        “老板,县公安局的民警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接近那几个人,秦伟明从市局又调了一部分人过来。”

        “一群废物,我平时花那么多钱养着你们,关键时候却给我掉链子。”如果此刻手里有家伙,金云辉真有可能砸向自己身边的手下。

        坐进车内,金云辉拿出一部平时很少用的电话,按下了一连串号码后,只听他面色严肃的说道:“凤阳县公安局有几个人对我们很不利,想办法让他们永远的闭嘴。”

        没有人知道电话那头到底说了什么,但很快,金云辉便怒声说道:“这件事如果解决不好,咱们都不会有好下场,钱一会我会让人打进那个账户,只要这件事办成了,咱们之间就互不相欠。”

        说完,金云辉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人知道他这个电话到底是打给谁,包括此刻坐在车内的手下。

        不过跟在金云辉身后多年,知道对方一直都有一张自己的关系网,至于这张网里面涉及了哪些人,很少有人会知道。

        从县委办公室离开以后的金云辉,此刻并没有直接返回矿区,而是让司机直接去市里。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作为凤阳分公司的一把手,金云辉也无可奈何,他必须要将现状向总公司反映,毕竟南淮矿业的名头在那摆着,总公司那边的关系也比他要强上若干。

        半道中,金云辉直接让司机将自己的手下丢下,道:“我去总部一趟,凤阳这边的事情一定要盯紧,不能出半点差错,你的人既然动不了手,那就多关.注点秦伟明他们的动态。”

        就在金云辉抵达南淮之后不到半小时,凤阳县公安局的羁押室内,一名嫌疑犯突然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嘴里还不断的冒着泡沫。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74_74745/c3917257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