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督公家的小仵作又要和离啦 > 第281章、水笙他娘

  陈鸢拍上他肩膀,捏了捏。
  “神佛知道你是为了拯救我,才改了志愿,肯定不会怪你,而且做仵作也能帮人沉冤昭雪,那可是天大的好事,难道你做好事只是说说而已?”
  少年害怕的抖肩膀,往后退了一步,“我,我考虑考虑。”
  陈鸢紧跟一步,“做好事还需要考虑?”
  “我回去拜拜神佛,问问卦。”
  要跟上的是他,现在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也是他。
  陈鸢得意洋洋的目送甄嘉铭跑远,摇摇头哀叹一声,回了自己舍房。
  脱掉鞋子,上了床,拉上薄被盖着脸后。
  陈鸢脸上淡淡的表情就变了。
  刘晏淳!
  别以为换了张脸,她就认不出他了。
  害得她为他伤心难过这么久,结果他自己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以前是臭屁自恋,现在换了个天然圣父的人设,但讨厌人的性子,一模一样!
  若非她方才她觉得甄嘉铭的靠近太刻意,他站在她身侧的位置太熟悉,让她气急的感觉太相似,尝试着试了试,捏了一下他肩胛骨。
  她怕不是又要被那个混蛋玩儿一次!
  他不是假死离开了么,又回来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假死,替他死掉的人是谁?
  是他自己放的火,还是为了躲避那个高手杀害他,他不得不这么做?
  一个个念头冒出来,陈鸢又气又担忧。
  她都认出那个混蛋了,为他考虑,没敢在外头与他相认。
  以后要认他么?
  会给他,或者会给自己带来危险么?
  “小陈,你怎么了?”
  陈鸢掀开被子,露出一双通红的眼。
  对担忧的申桂芝道,“刚才吃太急,有点肚子疼。”
  “吃多了别躺床上,坐起来缓缓,我去给你拿点山楂糕。”
  申桂芝出了宿舍。
  等她再次回来时,陈鸢已经调整好心态。
  酸酸甜甜的山楂糕入了口,她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刘晏淳没死也是个极大的好消息。
  “桂芝姐,我好多了。”
  申桂芝不赞同她拼命的模样,数落了好一会儿。
  陈鸢一一岔开,“桂芝姐,今天新来了个小衙役,虎头虎脑的,说话可气人了。”
  这还是陈鸢第一次找她谈一个少年,申桂芝打趣道,“你莫不是吃饭的时候遇上了他?被他气得胃疼了?”
  竖起大拇指,“姐,你神机妙算呀!”
  “还真是?”申桂芝拧了下眉。
  陈鸢心里有了数,果然找申桂芝打听是对的,毕竟女狱卒人数多,人脉广,她们当值的时候就靠闲聊打发日子,县衙有什么八卦是她们不知道的?
  “桂芝姐,你怎么这幅表情。”
  “甄嘉铭是壮班杨班头的远方表亲,总因好心办坏事,在他家那边蛮多人占他便宜,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老子娘就求了杨班头为他讨个活儿干,顺便教教他男子气概和担当,便来咱们县衙当了个壮班衙役。”
  刘晏淳假扮杨班头远房表亲,不怕被杨班头发现么?
  或者说,他们两原本就有关系?
  又是什么关系?
  “他做了什么让你气成这样?你也不是气性大的人。”申桂芝还挺感兴趣的,眼巴巴的瞅着陈鸢解惑。
  “他说看出我有心事,要开导我,我说不需要,他说我不答应会影响他给漫天神魔发的誓言,反正我不答应,我就是坏他修行的坏人。”
  “……”
  申桂芝服了,别人的热闹总是格外好看,“他能把你气成这样,我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吧。”
  “嗯。”
  陈鸢无奈的耸耸肩,一点没觉得自己背后说人闲话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她没揭穿刘晏淳的老底,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申桂芝还得去换班,陈鸢情绪稳定也没必要躲在被窝里,以防别人看到她脸色变换来变化去。
  收拾好自己,她去了曾仵作家。
  水笙不在家,放有时候会忘事儿的曾仵作一人在家,陈鸢也挺担心。
  她买了一包口牙不好的老人也能吃的核桃片,又切了半斤卤肉提去曾仵作家里。
  敲门两声,“师父。”
  蹒跚的脚步声朝大门接近。
  吱呀。
  曾驰佝偻着腰,拉开门。
  “师父,我给你带了核桃片和半斤卤肉来,杏花酿我只打了半壶。”陈鸢提着东西,伸手去扶曾仵作。
  “兰清,你刚拿了月俸就浪费,小心你爹拿鞋底板抽你,到时候我也护不了你。”
  兰清是谁?
  “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孝敬你爹,我不要。”
  曾驰转身就把陈鸢往外推。
  “师父,我是陈鸢,不是兰清。”
  “啊?”
  曾驰眯着眼,盯着陈鸢好一阵儿打量。
  浑浊的眼珠闪过一丝失落,“啊,瞧我老糊涂了,是陈鸢呀,赶紧进来。”
  老人张罗着,抖着手邀陈鸢进屋。
  进屋看了眼还没洗的碗筷,陈鸢放下手里的东西,帮他收拾起来。
  “师父,水笙让你别担心,他过两天就回来了。”
  “过两天就回来了?好,好好好。”
  老态龙钟的曾驰乐呵呵的拍着手。
  之前瞧着还精神的曾驰,这几日,忘性是越发大了,看得陈鸢一阵鼻酸。
  将变了味儿的剩菜剩饭倒掉,擦了桌子,洗了碗。
  要她做饭,陈鸢是真烧不来柴火土灶,别把水笙家房子给烧了。
  去外头饭馆里买了米饭、两份炒菜,陈鸢这才端回来,守着越发像孩子的曾驰吃完饭。
  在陈鸢再次洗碗的时候,曾驰走到柴房门口,“兰清呀。”
  陈鸢扭头看了眼笑得开怀的老人,没有再次矫正,“哎!”
  老人笑道,“宝琛过两日就回来了,到时我就让他去你家提亲,等你嫁过来,我和宝琛就能光明正大的护着你,你爹再不能欺负你了。”
  原来兰清是水笙的娘么。
  师父应该是得了老年痴呆,这才把她认成了水笙她娘。
  陈鸢抹着泪,点了点头,“好。”
  “诶,好姑娘!赶紧回去吧,不着急这两日。”
  “嗯,那我走了师父。”
  虽然曾驰并没教她什么仵作的本事,但若不是曾驰首肯并护着她,她一开始在县衙也不可能一帆风顺。
  走到大门口,回头叮嘱,“师父,你在家好好保重,饭菜在水缸里冰镇着,晚上自己拿出来吃,别忘了。”
  “我还没老呢,等我老了,你和宝琛再来啰嗦。”老人挥挥手,“快回去。”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80_80153/c12355720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