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快穿到病娇男主怀里撒个娇 > 第八百六十五章:兽人崽崽要找爹?(10)

多琳的话说的越发难听。

    她还以为自己看透了婴浅,得意地昂起了头颅,一脸傲慢地再次道:

    “我们部族的雄性不少,虽然你长得丑,又带着一个他族幼崽,但既然是个雌性,想要找个伴侣,应该不算困难。”

    多琳说了不少。

    虽然婴浅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但她比较有礼貌,还是点点头,敷衍了句:

    “啊对对对。”

    “我这可是好心给你建议。”

    多琳似乎察觉到了婴浅的漫不经心,当即扬起眉毛,很是不满地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真以为一个带着幼崽的丑雌性,能多受欢迎不成?”

    “阿浅,还有多远才能到?”

    艾尔一手拽着婴浅,另一只手捂紧了耳朵。

    “好吵哦…”

    他年纪还小。

    没什么忍让雌性的概念。

    再加上平时都是跟着婴浅,和她随意懒散的性情相处多了,忽然遇见了多琳,比鸟雀还要聒噪不休的类型。

    艾尔自然烦的紧。

    “应该快了。”

    婴浅捏了捏他的耳朵,全当安抚。

    心里面也对多琳越发不耐。。

    多琳却仿看不出他们写了满脸的嫌弃,盯了艾尔一会儿,她问:

    “丑雌性,你的幼崽是什么族?看起来应该是猫?还是雪豹?也有点像是白狮子,不过狮族一直生活在南方,应该不会是他们吧?”

    “其实…”

    婴浅被她吵的几乎耳鸣,黑眸转过一抹幽光,她低下头,故作羞涩地道:

    “是银狼了啦!”

    “银狼?!”

    多琳一愣。

    当即变了脸,惊呼道:

    “不可能!我们部族当中,只有安德里是银狼,他绝不会和你这种丑雌性结为伴侣的!”

    话音刚落。

    多琳就见了不远处,男人高大的身影。

    她眼睛一亮,急忙喊道:

    “安德里,这个丑雌性居然说她的幼崽是银狼,你快将她丢出去!”

    听到多琳的叫喊声。

    婴浅才注意到了安德里的身影。

    之前情势危机。

    她没有空闲多注意他。

    此时周遭没了威胁,婴浅也就终于,能够仔细去打量安德里。

    但就这一眼。

    让婴浅愣在了原地。

    直至腰间的银灰色长发,被烈日一晃,那夺目的碎光,几乎让她移不开眼。

    更莫说赤着的上半身,以及轮廓清晰,看起来无比结实好摸的八块腹肌。

    许是日头太灼。

    照的婴浅有些眼热。

    她尽可能控制着视线,让注意力集中到安德里头顶,那双银灰色的狼耳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安德里看了多琳一眼,又立刻将目光落到婴浅身上。

    确定了她平安无事。

    他才在自己都没发觉到的情况下,悄然松了口气。

    “婴浅,族长应该已经告诉你,你可以留在这里了。”

    “嗯。”

    婴浅点点头,又道:

    “多谢你帮忙。”

    “不用客气。”

    他们两个的对话,实在有些干巴巴。

    怎么看都不像有多熟。

    多琳原本满心的警惕,此时终于散去了些。

    想来也是。

    有她这么一个美丽的雌性在身边。

    安德里怎么也不可能,看上婴浅才对。

    之所以带她回来,不过是因为雄性对雌性下意识的保护罢了。

    “安德里,你陪我去摘果子吧?”

    全然将婴浅和艾尔当成了空气,多琳双手叉腰,以一种颐指气使的口吻,下达了命令。

    “今天晚上要用的,我不想一个人去,你来陪我。”

    能陪雌性出行,是多少雄性梦寐以求的殊荣。

    尤其还是多琳这种美丽的雌性。

    她只要抬一抬手,不知道多少雄性会凑上来,盼着被他选中。

    但此时,她却主动邀请了安德里。

    多琳正满心得意,想着他这时的心里面,应该很是激动。

    “我等下要巡逻。”

    安德里摇了摇头。

    竟毫不留情的拒绝掉了,这个足以让其他雄性狂热的邀约。

    多琳的笑意,瞬间僵在了脸上。

    尤其是再次听到,刚拒绝了她的安德里,转身就对婴浅轻声细语地说:

    “要不要,让他跟我一起去?”

    艾尔瞪大了眼。

    后知后觉的才意识到,安德里口中的他,就是自己。

    巡逻?

    他还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

    但一想想,就觉得兴奋无比。

    艾尔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看向婴浅,小心翼翼地问:

    “阿浅,我可以去吗?”

    “记得不可以给安德里添麻烦。”

    婴浅犹豫了下,还是揉了揉艾尔的耳朵,轻笑着说:

    “去吧,我的小男子汉。”

    她仍顶着满脸的污痕。

    笑起来的模样,怎都算不上好看。

    但安德里却莫名心中一动。

    忽然想到了之前婴浅,为了不让他为难,而主动离去时的那个笑。

    一样的散漫而慵懒。

    却又带着奇特的吸引力。

    宛如她的气味一般…

    “安德里!”

    一道忽然响起的惊叫,叫醒了安德里。

    他低下头,看到了多琳气急败坏的脸。

    “还有什么事?”

    “你都已经拒绝了我,居然还要带着那个雌性的幼崽去巡逻?”

    多琳喘着粗气,凶狠地瞪着婴浅,指着她吼道:

    “她刚才可是在污蔑你,说那个幼崽是银狼,我们的部族,只有你一个银狼!”

    婴浅捂住艾尔的耳朵,然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这些乱七八糟的爱恨情仇,她可不愿掺进去。

    毕竟。

    她只是一个,带着娃娃找爹的可怜单亲母亲。

    这些吵吵闹闹的事,实在不适合被艾尔,这种未成年小兽人听见。

    多琳本以为她这么说,会让安德里动怒,再也不去理会婴浅和她的幼崽。

    却没想到,他只是看了艾尔一眼。

    再次开口时。

    语气平静到了有些冷淡的程度。

    “除了我们部族之外,其他的地方也可能会有银狼。”

    被几次打击,多琳彻底动了火。

    她左右张望了一圈,向着一个被热闹吸引过来的雄性兽人勾了勾手指,命令道:

    “你,过来!”

    那兽人顿时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神情。

    他连忙跑上前,问:

    “多琳,你…”

    不等雄性兽人把话说完,多琳已经不耐地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她冷着脸,向着婴浅扬了扬下颌,质问道:

    “你来说,我和这个雌性,谁更好看?!”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82_82555/c5395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