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簪星 > 番外:灵修(2)

  这客栈很大。
  并非是普通的酒楼式,看起来更像是一处庭院,占地极广。老板娘带着簪星二人走入院中,除了偶有被侍女领路进来的客人,并未看见别的人,私密性极好。
  待七歪八扭不知道转了几个弯,老板娘在一处大门前停下脚步,笑道:“这里,就是‘归海福地’了。”
  这里外观瞧着就是间单独宅院,平常得有些过分普通了。簪星有些犹豫地看向老板娘:“就是这里?”不会被坑钱了吧!
  老板娘掩唇一笑,只将二人轻轻往里一推,道:“客人进去就知道了。”
  院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从里头扑面传来一股奇异的芬芳。
  这确实是一处庭院,看起来非常宽敞,宽敞到在正对屋子的院门前,甚至有余地挖了一方雪白汤池。汤池水汩汩冒着热气,上面洒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瓣,四角各有彩色灯笼点缀,水波泛着莹莹波光。可以说,相当有情调了。
  顾白婴握紧手中绣骨枪,提醒簪星道:“四面贴了隔音符,小心危险......”话没说完,就见簪星欢呼一声,奔向了庭院树下的那架秋千床边。
  她摸着秋千床的边缘,惊叹地对顾白婴道:“这里居然还有这种床!也太细致了吧!”
  顾白婴:“......”
  与其说是秋千床,不如说是一方吊床,床褥铺得很柔软,纱幔是浅粉色,若是忽略上头印着的淡淡血掌印,以天地为席,亦有汤池相伴,四周有隔音符也不怕旁人听到......想来热爱刺激些的道侣会非常喜欢。
  顾白婴顿了顿:“不然还是算了。”
  下一刻,簪星已经拉着他的手往里进去:“钱都付了,怎么能算了?进去瞧瞧。”
  她巴不得将都州所有新鲜的地方都走个遍,如今找到这么个好玩的地方,岂能不进去瞧瞧。
  一进屋,那股甜蜜的芬芳气味就更浓烈了些。
  门口不远处摆着一只漆黑的巨大笼子。笼子里有粗大铁锁,顾白婴一见之下立刻将簪星拽到身后:“小心!此地古怪。”
  簪星打断他的话,目光亮晶晶的:“这一定是魔族的手笔。”
  只有魔族,才会创意如此大胆。
  顾白婴匪夷所思地看着她:“杨簪星,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屋里摆这么大一只笼子,里头还有锁链,说不定曾有人在此地被囚禁过。”
  簪星“嗯嗯”了两声,浑不在意地开口:“你要是喜欢,你今晚也能被囚禁。”
  顾白婴蹙眉:“什么意思?”
  簪星叹了口气,道:“你还是别说话了。”
  再往里走,发现这屋子里东西还很多,四面都有挂起来的水镜,随时都能瞧见自己的身影映在镜子里。桌上摆着一大摞花花绿绿的册子,顾白婴看了一眼就扔掉了,脸色陡然间红到耳根。
  簪星尚在疑惑:“不过,这里怎么没有床?”
  这屋子里零零碎碎的东西不少,但就是缺一张床。
  难不成院子里那架秋千就是唯一的床了?
  簪星正想着,目光被屏风上的东西吸引。
  这屏风很长,每一扇上头画着的图案各不相同,每一扇上亦搭着两件衣裳。有道袍与清凉的裙子,下面的图案便画着观主与妖女。有绣着凤凰的凤袍与将军的甲胄,下头的屏风上画的便是皇后与武将。还有戏子与王爷、宠妃与文臣、寡妇与浪子......笔调有多仙气,画面就有多大胆。
  顾白婴过来瞧,一瞧之下顿时脸色微变,绣骨枪一挑,屏风上的一件衣裳便被他挑在枪尖,牢牢实实地覆住整面屏风。
  簪星:“......你干什么?”
  他躲闪着簪星的目光,镇定道:“此地古怪,我看还是换一间客栈住算了。”
  簪星头疼,瞧见他覆在屏风上的那一件衣裳,忽而一怔:“这是件喜服?”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一变,不过顷刻之间,这古里古怪的屋子里便张灯结彩,处处贴着大红的“喜”字。最中央摆着一张极大极宽的软床,被褥也是喜庆的红色。小几前堆着八宝桂圆,还有一壶合欢酒。
  而顾白婴就在她眼前,身上穿着大红的喜炮,正意外地盯着她:“你......”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衣裳,竟也变成了一件鲜红的嫁衣。上头刺绣精致,图案华丽,衬得她如同待嫁新娘般光彩夺目。
  “我知道了!”簪星恍然,“这屏风上的衣裳,选了哪一种,屋里就会变成对应的哪一种风景。”
  难怪那老板娘会说“这别的房间里,一间屋只有一种风景,归海福地却不同,房里亦有多种选择,客人们喜欢哪一种,自可选哪一种......”。
  原来这是自选主题!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话一般,那扇长长的屏风忽而消失,变成了一副彩画,画中人正端坐新房榻前,上书四个字“洞房花烛”。
  这一道主题,是洞房花烛主题!
  顾白婴怔怔看着她。
  簪星总爱穿绿色衣裙,如她本人性情一般,温和又坚韧,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穿如此艳丽的红色。她生得本就明媚光艳,素日里懒得刻意打扮。但大红的嫁衣将她衬得格外动人。
  结心铃的声音便清脆地响了起来。
  簪星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顾白婴的相貌自不必说,不管是人族还是魔族中,都是排得上名号的俊俏。如今年纪长了些,性情不如从前轻狂,然而这样鲜艳的颜色将他骨子里那点飞扬全都激出来,一如多年前簪星初见的那个唇红齿白的明朗少年。
  罗帐飞鸾,红烛高照。
  簪星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一声声激烈,她向前一步,低声叫顾白婴的名字:“顾白婴。”
  顾白婴喉结滚了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说起来,簪星与顾白婴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不过同行的日子以来,顾白婴对她倒是恪守礼仪,也不是没有过情不自禁的时候,不过每当气氛危险时,这人就会立刻清醒拉开距离,活像将男德时时刻在心中。
  以至于簪星时常被不姜嘲笑长这么大都没与人双修过。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83_83319/c1235571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