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阴司夫人 > 第16章:物是人非

  赵兰兰扑过去抱了陈乐乐一下:“乐乐你真是太好了。”

      陈乐乐像傻大姐似的“嘿嘿”笑了两声。

      “我先上去看看。”

      赵兰兰弯着腰准备脱鞋,肩膀突然被人按住。

      赵兰兰低着头,眸光泛狠,咬了咬牙,抬起头来瞬间变脸,微笑问道:“怎么了?”

      赵兰兰暗中用力想要站起身来,被白玉死死按住。

      白玉笑眯眯的说:“赵同学,学校里有明文规定禁止学生私换寝室,我觉得你还是先去辅导员那里申请一下比较好。”

      赵兰兰皮笑肉不笑:“有这项规定,我怎么不知道?”

      “有的,”何柔严肃说,“我们刚刚入学,要是被处分就不好了。”

      赵兰兰的视线,从白玉三人的脸上逐一看过。

      她笑着耸肩,像是并不介意:“好吧,我知道啦,那你们等我,我明天就去跟辅导员申请,我是真的喜欢跟你们一起玩,希望我们能成为室友。”

      赵兰兰说完就离开了。

      陈乐乐脸上的笑容垮下,责怪道:“大家都是同学,你们这样排挤别人不好,再说了,今天下午我们不都好好的吗,你们为什么……”

      “来,我跟你说为什么。”

      陈乐乐话还没说完,就被何柔抓去了阳台。

      白玉隐约听到陈乐乐的惊呼声:“什么,她想勾搭……天啊,她怎么这样……怪不得她说已经加了……”

      白玉大概能猜到她们在说什么,无奈的笑了一下。

      第二天,开始正式上课。

      陈乐乐忘了带早课的书,白玉将自己的书给她,随后回寝室拿陈乐乐的书。

      白玉拿上书,正打算开门往外走,就听到门外有人在打电话。

      “爸,俞飞扬他对我没意思,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好像是赵兰兰的声音。

      白玉矗立在门后,有些无语,怎么偏偏听到这种话题,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当她犹豫的时候,一声中年男人的怒吼从那听筒传来:“没意思没意思!你不知道给老子想办法!”

      赵兰兰无奈道:“我想过啊,前段时间他叫我出去喝酒我也去了,但谁知道他压根就不碰我,只让我坐在那里,陪他喝了一晚上,天一亮他就走了。”

      “他没碰你?”赵父惊讶道,“那你给我发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就你们躺在床上那张。”

      赵兰兰有些尴尬:“其实不是在床上拍的,是我趁俞飞扬喝醉睡着得时候,在酒吧的卡座上偷拍的,只是那座椅设计得像床而已。”

      说完,门后安静了一会儿。

      大概半分钟后,赵兰兰先开了口:“其实……我觉得他跟传闻的不一样,不像是个花花公子。”

      赵父疑惑道:“是不是你不够主动?”

      赵兰兰无奈:“还要怎么主动?是俞飞扬他自己没那份心思。”

      赵父恨铁不成钢道:“俞飞扬那种身份的人他会缺女人吗?!你傻不傻啊,你不主动,难道等他主动来找你?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上他的床啊你!蠢货!”

      “不是这样的!”赵兰兰辩解道:“那天他喝醉了我主动去抱他,结果他很生气,把我推到地上还警告,说我再动手动脚的下次就不约我了,我担心惹他不高兴,就没敢再动手,他天还没亮就开车回去了,后来我去问其他姐妹,她们都说俞飞扬把她们叫出去,只是单纯的喝酒唱歌,绝对不会有身体上的接触。”

      俞父沉默一会儿。

      他口气软下,带着几分哀求道:“兰兰,爸爸公司正是困难的时候,那点钱对东耀集团不算什么,但却可以救爸爸的命,银行贷款几千万,公司一旦破产,爸爸后半辈子就完了啊,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啊,兰兰。”

      赵兰兰叹了口气:“爸,我有什么办法,俞飞扬他有喜欢的女生了,他不可能喜欢我的,你别逼我了,钱的事我们另外想办法好吗?”

       就当白玉以为,赵父要妥协的时候,听筒里却传来一阵崩溃般的狂吼。

      “老子看你就是傻!哪个男人不想左拥右抱,你长得又不差,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赵父大概是急了,怒骂之后,报出一个惊天消息,“实话告诉你,你只是我在农村里捡来的野种,看到你的时候,你被人丢在大马路上,如果不是那晚有萤火虫在你身上飞,老子已经开车把你压死了你知道吗?!老子救你一命,养你这么大,现在我被逼到绝路上,你都忍心不拉我一把,老子真是喂了个白眼狼!”

      赵兰兰大概是被这个消息给吓懵了,久久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大概也是豁出去了,越说越难听:“赵兰兰,你老子我是从穷人一步步打拼上去的,没钱,最惨不过是去街边捡垃圾去卖,但是你呢,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老子让你去当三陪赚钱,你干得下来吗?!有时间跟我打电话,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让俞飞扬拿钱出来!”

      话音一落,电话被人掐断。

      白玉站在门后,不清楚是赵父挂的电话,还是赵兰兰。

      门外安静了很久很久,才有沉重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白玉可怜她,却也无力帮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就像她现在,回阳这么久了,复仇的木柴都还没架起来,想要把火烧到俞德志的身上,还不知道要多久。

      白玉开门离开,心事重重的往教学楼走。

      当她路过学校大门时,忽然想起正校门外,马路对面,就是曾经俞德志经营的小摊位。

      那个时候,对面还是一片荒地,没有楼房,没有商铺。

      俞德志要养家糊口,只能推着个小车,在校门外摆摊卖碟片赚点生活费。

      为了吸引大学生的注意,他经常用正规的影碟外壳,包一些少儿不宜的碟片。

      就因如此,俞德志那个摊位的生意,总比其他摊位的生意要好。

      旁边摊位的摊主眼红,发现端倪之后就举报他。

      俞德志的碟片经常被没收,让本来就赚得不多得他,日子更加艰难。

      偶尔还会被其他摊位的人合起来揍一顿,揍得鼻青脸肿的,俞德志都不敢休息。

      只能硬撑着,带着伤继续营业。

      想起从前,白玉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她站在校门口,看向曾经俞德志摆摊的地方。

      如今,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家高档茶餐厅,装修风格现代时尚,是A大学生的自拍打卡圣地。

      就当白玉打算离开的时候,一辆黑色豪车沿着路边缓缓停下。

      像是有预感般,白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就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的腿从驾驶室里迈出,穿着深灰色的三件式西装,充满成熟味道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男人的发上抹着发胶,看着凌厉且精致。

      他面无表情,目光阴冷,像是有感觉似的,朝着白玉所在的方向看来,随之愣住,冷漠的神情瞬间冰裂。

      两人的眼里,都压抑着浓烈的情感。

      那一刻,恍如隔世。

      至于是爱,是恨,他们站在历史的场景里,都有些分不清了。

      就好像,她还是A大的单纯校花,他还是校门外夹缝生存的穷小子。

      他们在平凡中相爱,又被世俗打败。

      白玉的脖颈突然剧痛无比,就像是被一条粗制的麻绳,死死缠住,让她难以呼吸。

      死前的怨气惊醒了她,最终,理智占据上风,白玉收起情绪,慢慢的朝他走去。

      十八年前的她,似乎与现在的她重叠在一起。

      那一天她也是这样,怀里抱着书,跨过马路,去到他身边。

      那时的他刚被人合揍了一顿,摊子翻了,影碟散落一地。  她去到他面前,蹲下身,帮他捡起地上的影碟,递给他,笑问道:“你就是石阿姨的儿子俞德志?”

      “呃……我是。”

      那会儿的他有些局促,左眼肿得厉害,仅靠右眼视物不太方便,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接到白玉手里的碟片,着急的一挥,却把白玉手中的碟片打落在地。

      正经的外壳散落,露出里面不堪入目的碟片。

      看到那白花花的碟片封面,白玉的脸刹时就红了。

      俞德志也急出了一头汗,扑跪在地,想将碟片捡起,却越慌越乱,干脆转身拿来遮灰的长布,往地上一铺,才勉强遮住。

      两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禁忌的影碟,成了少年少女心思的催化剂。

      那一刻,他们好像离爱情很近很近。

      往事难忆,再看当今。

      白玉走到俞德志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俞老板,您好。”

      一副精英打扮的俞德志,深深的看着她:“白雨?”

      白玉站直身体,笑看着他。

      “我叫白玉,宝玉的玉,当然,俞老板要是喜欢,叫我白雨也是可以的。”

      俞德志像是意识到什么,喉结上下滚落,艰难的复述了一遍:“白玉……宝玉的玉。”

      “是的,”白玉脸上笑意不变。

      她左右看了看,问道,“俞老板今日来,是来看俞少爷的吗?”

      俞德志神情有些恍惚:“我今天……”

      他说到这,顿住了,闭了闭眼。

      很快,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眸光中带着几分坚定:“不,我是来找你的,你现在有时间吗?”

      “俞老板邀约,我随时都有时间,”白玉俏皮的眨了眨眼,“不过我刚上班不久,还没领到工资,今天可能要俞老板买单了。”

      或许是白玉表现得太自然大方,让一直情绪紧绷的俞德志也放松不少。

      他笑了出来:“当然是我请,你不用担心。”

      他回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茶餐厅,提议道:“一会儿还有课吗?要不就这吧?”

      “好啊,老板您买单,我跟着您混吃混喝就好。”白玉笑得灿烂。

      俞德志如刀削般的脸上,也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两人一同进了茶餐厅,俞德志选择了雅间,白玉跟了进去。

      服务员拿来菜单,俞德志很绅士的将菜单递给白玉,让她先选。

      如果不是见过他最狠毒无情的一幕,白玉都快被他这副彬彬有礼的成熟外貌给骗了。

      她低着头看菜品,俞德志就在旁看她。

      看她的侧脸,看她的眉眼。

      俞德志越看越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跟十八年前的白玉长得一模一样。

      想起梦中他妈给他托梦时所说的话,难道,白玉真的回来找他复仇来了吗?

      可他又觉得不像。

      若真是复仇,她应该是一身红衣面目狰狞,用手掐着他的脖子质问他。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他身旁,对他笑。

      这几天他也在想,如果白玉真回来找他复仇,那该有多好。

      如果能再见到她,他很想告诉她,他很后悔,他很想她。

      如果有机会,他们能不能重新来过?

      他才三十八岁,已经拥有了巨大的财富,可以把最好的都给她。

      他可以拼尽全力的弥补她,只要她愿意。

      “俞老板?”白玉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俞德志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叫我德志。”

      “德志?”白玉声音很轻,像是喊不出口。

      听到熟悉的呼唤,俞德志心间刺痛,眼眶瞬间就红了。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87_87875/c3324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