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话暗合了周启的心事,他脸上露出些微笑容,“李婕妤,朕记得你擅长厨艺?”

    “不敢说擅长,”李婕妤忙恭敬说道,“只是妾无甚事做,又不大识字,便喜欢钻研厨艺。”

    周启点点头,“不识字好,少生些歪心思。朕记得你了,你在婕妤位上时日也不短了,这便升你做昭仪吧。”

    李婕妤忙谢恩。

    周启一时高兴又赐了“顺”字作封号。

    新鲜出炉的顺昭仪欢欢喜喜谢恩,带着空碗告退。

    待到出了御书房,她给执事太监塞了个大大的红封,然后跟他打听:“我刚来的时候见陛下气色不正,是为什么生气?”

    执事太监先恭维了她一番,又说她运气好,左右看看都是自己人,才靠近顺昭仪小声说道:“还不是因为大将军王?

    “大将军王目无君主,时常不应召,有些时候还会出言顶撞陛下。

    “偏生,如今到处都在打仗,实在离不开大将军王,陛下左右为难,是以心情不佳。

    “不过昭仪娘娘走时运,把陛下哄高兴了……”

    他再说别的,顺昭仪都没心思再听了,敷衍了一阵,告辞离开。

    回到自己的景安宫仔细琢磨了一阵,终是下定了决心,取过纸笔写了一封字柬,招手叫过自己的心腹宫女,附耳说了几句话。

    宫女领命而去,顺昭仪这才张罗赏赐之事。

    许园虽然从皇宫独立出去了,但和宫中的来往从未断过,皇宫想要得到许园的消息不太容易,但许园想要得到皇宫的消息就太简单了。

    因此顺昭仪获封不过半个时辰,那封字柬便到了许寄面前。

    温嬷嬷正色道:“先前县主不大管这些,再说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所以就一直没和县主说过。

    “但这一次事关重大,便不能瞒着您了。”

    她顺便说了一下顺昭仪的出身:“是个苦命人,还是个遗腹子,她母亲原是先秦皇后身边的大宫女。

    “皇后心地慈善,让大宫女进宫养胎生产,后来便一直养在宫里。

    “长到六岁的时候,大宫女也没了。这丫头便跟着老奴一起长大。

    “后来宫中大乱,彼此失散,再得到她消息的时候,她已经被当今皇帝收了。”

    其实顺昭仪是看不上周启的,但她有个女儿,哪怕仅仅为了女儿也要努力往上爬。

    可她也知道,养母如今托庇于宛城县主,宛城县主又是大将军王照顾着的,若是大将军王有个闪失,养母怕是前途难料,这才悄悄送了信出来。

    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温嬷嬷会直接把字柬交给许寄。

    许寄缓缓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虽然早就料到周启会密谋对付宋清斋,但底下人的这份心不能不领。

    稍后她找到宋清斋给他看了这张字柬。

    宋清斋微微冷笑:“他们密谋的也无非是选拔武科可用之人罢了。先前你提醒过我之后,我这边就已经做好应对了。放心吧。”

    许寄暗暗翻了个白眼,她根本就没担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