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傲娇殿下整天粘着我要入赘 > 第四十二章 下马威
    “我来看看你,我听老人说,女人小产就跟生孩子一样,很伤元气的,需要好好调养。”边说边拨开薛迎梅下意识阻拦她进屋的手,径直进屋。

    屋内已没人,她装作未察觉房梁上压得极低的呼吸声:“薛妹妹身体怎么样?”

    薛迎梅见屋内没人,暗松一口气,道:“有劳姐姐挂念,我只是心情抑郁,难以排解,身体自然难以调养好。”

    “心病难以药医,妹妹放宽心,心情才能疏解。”

    “姐姐万事有叶伯伯担着当然万事会放宽心,哪像我,被人冤枉赶出家门也只能委屈忍着,眼巴巴地期待着叶家大发慈悲为我撑腰。”

    叶竹青不请自坐,跷着二郎腿,十分欠揍的模样:“薛妹妹,我最近为刑部跑腿,调查少女失踪案,发现了有个叫琅鸢阁的组织,听说琅鸢阁的人都要服用万噬丹,而吃了万噬丹的女子彻底解毒前是怀不了孕的。”

    薛迎梅脸色瞬即发白,却强自镇定:“姐姐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完全不懂。”

    叶竹青晃了晃二郎腿,突然以极快的手法抓住薛迎梅的手腕,在她反抗时,随手点了她穴道,令她动弹不得。

    跟着极认真给她把了把脉,然后诡异一笑:“我瞧薛妹妹中气十足,脉博有力,完全不像是小产之人。”

    薛迎梅不能动弹,面色越来越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下:“你胡说八道!”

    叶竹青道:“呃,我毕竟学医不精,要不让杨相请位名医给你再诊一诊?”

    “叶竹青,是你自己要找死的!”薛迎梅恨恨道,打个手势:“杀了她!”

    话音甫落,两名琅鸢阁杀手如猛虎扑食般刺向叶竹青头顶。

    叶竹青不避不让,纤手一带,长剑倏然出鞘,银光闪过,一招破杀式使出,两名杀手闷哼一声,齐齐倒地毙命。

    “薛妹妹,梁上还有人吗?姐姐我每天不杀几个人手痒痒,有的话,正可给我解解痒。”

    她阴恻恻的声音,令薛迎梅满目恐惧,想躲却动弹不得,“你,你……你不能杀我!”

    叶竹青手背轻抚在薛迎梅脖子上。薛迎梅恐惧更甚,嘴唇颤个不停:“你杀了我,叶伯伯不会轻饶你……”

    叶竹青轻轻从她手里抽出丝帕,捏着丝帕温柔地为她拭去额头上的细汗。

    薛迎梅额上的汗反而更多了,胸膛因害怕而急剧起伏,气息又急又粗。

    叶竹青抿唇一笑:“薛妹妹就是爱多想,我爱护你尚且不及,怎么会杀薛妹妹呢?生活不易,薛妹妹且行且珍惜啊。”

    薛迎梅闻言忽然平静下来,是她慌得失了理智,有叶伯伯在,她不但不敢杀自己,还会努力送她回杨府。

    “珍惜什么?”

    叶竹青继续温柔地拭去她额上的汗:“珍惜现在的生活呀,我从前不和薛妹妹计较,是心疼薛妹妹自幼丧父。但如今我才现,妹妹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人物,姐姐着实吃惊不小啊。”

    要说叶竹青行走江湖这些年,洒脱浪荡是真洒脱浪荡,但是演起无辜温良的小白兔也真是炉火纯青。

    只是她这小白兔委实将薛迎梅吓得不轻,“恕妹妹愚钝,听不懂姐姐在说什么。”

    “不懂没关系,薛妹妹可以慢慢体会,总有一天会融会贯通。”叶竹青将丝帕塞回她手里:“哦,今日与睿王殿下遇上一个琅鸢阁的女杀手,叫什么…….什么烈云的,挺厉害的杀手,可惜在我和睿王殿下手里受了重伤。”

    她合情合理地给自己杀手“烈云”的身份找了一个不能与他们相聚的理由。

    薛迎梅皮笑肉不笑地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竹青点头:“我只是随口炫耀一下我的功绩,薛妹妹若觉得和你没关系,听听便是。不过这两具尸体想必会和薛妹妹有关系,薛妹妹可要藏好。若薛婶问起来,我不介意你告诉薛婶是我杀的。”

    不待薛迎梅说话,她继续道:“不过我怕我一紧张管不住嘴,说错什么话,将薛婶吓出个三长两短来,到时,薛妹妹不会怪我吧?”

    薛迎梅气得几欲吐血:“你威胁我?”

    叶竹青亲热地伸手抱抱她的肩:“薛妹妹就是喜欢多想,你有我爹护着,我哪敢威胁你,我爱护你尚且不及呢。”

    她微微一顿:“对了,薛妹妹不是佩服我英气逼人么,我忍不住还要炫耀一下,听说过江湖上排名第二的杀手雾隐么?”

    薛迎梅面无表情:“没听说过。”

    “薛妹妹没听说过不要紧,我说给你听啊。”她笑咪咪地道:“死在雾隐手里的武林高手,达官贵人,总有几十人吧,但他命不好,撞在我手里了,所以他死得也算其所。”

    薛迎梅那张美貌恬静的脸终于控制不住的微微扭曲,眼底掩饰不住对叶竹青的恐惧。

    叶竹青伸手解开她的穴道,握握她的手,温柔道:“薛妹妹且莫着急,好好调养身体,过几日我便送你回杨府。妹妹好好休息,我告辞了。”

    她走出房间,状似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屋顶,笑了一声离开。

    薛迎梅双腿一软,瘫在地上。

    五名琅鸢阁的杀手从屋顶跳下,他们已到多时,见叶竹青在屋内,未敢贸然进屋。

    “你放响箭招我们来所为何事?”

    薛迎梅扶着椅子站起来:“阁里传信,让我们查清楚是谁杀了雾隐……”她闭目长叹:“用不着查了,刚才你们大概也听到了,叶竹青说,是她杀了雾隐……”

    “她一个官小姐,我觉得不可能,八成是吹牛。”

    “雾隐可是江湖排名第二的杀手,岂会随随便便死在一个女子手里?”

    ……

    薛迎梅指了指旁边两具尸体,道:“他们两人偷袭叶竹青,被一剑毙命。”

    五名杀手面面相觑。

    半晌,有人问她:“叶竹青似乎知道了你的身份,你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薛迎梅甚是自信:“有她爹护着我,她不敢乱来,我那个叶伯伯很好哄的。”

    她看了看时辰道:“我母亲快回来了,你们赶紧离开,顺便把这两具尸体带走,叶竹青的事情,我会向阁主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