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要命!禁欲系王爷竟对我全城通缉 > 第四十五章:风天乔
    深夜,整个相府一片静谧,个园中林蕊儿已经熟睡,隔壁房间沉睡的琥珀突然睁开了眼。

    她飞身起床奔向林蕊儿的房间,不料刚推开门,琥珀就瘫软在地。

    随后房间内出现了一道身影,床榻上的林蕊儿假装沉睡,等待着来人下一步动作。

    来人不紧不慢,将屋内烛火点燃,整个房间亮了起来。

    听到脚步向自己靠近,林蕊儿放缓了呼吸,来人看着床榻上的人,震惊的唤了一声。

    “倾城?”

    林蕊儿满意的勾起唇角,睁开眼帘,坐起身来,看到对方容貌,她可以确定来人便是风天乔了,同样紫色眼眸,绝色的容颜。

    按年龄来说,他也该有四十多岁了,可看上去,脸上一点褶皱都没有,如同三十岁一般。

    林蕊儿可是照着凤倾城的画像,给自己化了一个小时的妆,看上去与凤倾城百分之九十五的相似。

    “你…你…没死?这不可能,明明你中了毒,坠下悬崖,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说,你是谁?。”风天乔满面惊讶,逼问道。

    “可能是上天垂怜,我命不该绝,回来找你算账。”林蕊儿开口就知道可能会暴露,但她只要激怒他就行了。

    “不可能,你不是倾城?你是谁?找我报仇?你知道些什么?”风天乔突然手持金针朝林蕊儿逼去,顷刻间擒住了林蕊儿。

    凤倾城他太熟悉了,这人根本就不可能是凤倾城,即便容貌已经很像了,但身上的味道不同,凤倾城偏爱兰花,身上有淡淡的兰花香味,而身前的女子,身上却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说,你是谁?否则……”

    “你可扎准一些,千万不要扎出血,我很怕疼的。”林蕊儿不慌不忙,云淡风轻道。

    “你说还是不说?”风天乔的手死死顶住林蕊儿的左脖颈,可见冒出小小的血珠。

    “你不是想来会会我,还逼问我是谁?”林蕊儿讽刺道,她也不想装了,不得不说,他下的迷药确实厉害,不过对她来说,就只是小儿科。

    风天乔手一顿,“难怪你没中毒。”他下的毒。无色无味,即便功力深厚的人,都会感觉四肢瘫软,甚至昏迷,可面前的女子,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

    “我确实没中毒,但你中没中毒,我就不知道了。”林蕊儿感到身上的力道轻了许多,用手拉开环在脖颈的手,转身轻轻一推,身后的人踉跄的向后退去。

    “你,你对本王做了什么?本王怎么动不了了?”这种情况像中毒一样,可是他并不会中毒,因为身体内的毒脉都会以毒攻毒,化解毒素,但他现在四肢无力,发麻,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说完,凤天乔随即倒在地上。

    林蕊儿莞尔一笑,蹲在他身旁,小声道:“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斯彼身而已,怎么样?中毒的滋味如何?”

    “中毒?本王活了四十多载,从未中过毒,怎么可能会中毒,你究竟使了什么手段?”凤天乔好不相信自己中了毒。

    “我的毒对于常人来说,可顷刻间要了他们的命,我觉得有些血腥,最近新研究了一种毒,慢性毒药,可让中毒之人失去知觉和痛感,最后慢慢麻木而亡,由于你本身就有毒,我特此加大了剂量,而我预想一样,你倒下了。”

    林蕊儿有些自豪,她也不曾想到自己还能控制自己的毒脉,修行出各种不同的毒液,这样一来,以后毒人可以根据情况来下毒了。

    “你不是林蕊儿,你究竟是谁?”风天乔眼神犀利,紧盯着面前的少女。

    林蕊儿脸上笑容凝住,“谁说我不是,我本就是林蕊儿?”

    “十六年前,本王偷偷试探过林蕊儿,那时的林蕊儿根本没有毒医两脉继承,不然也不会放她活到现在。”风天乔有些后悔当初是自己心慈手软,才酿成今日这样的后果。

    “那我得谢谢你当年放过我,今日才让你栽在我的手里,为我娘他们报仇。”林蕊儿眼里划过戏谑。

    “本王从未对柔歌动过手,她的死与本王何干?何来报仇一说?”因为至始至终,凤柔歌都不是凤凰印选中的主人,所以对于这个妹妹,他从未起过杀心。

    “我说的是凤倾城?而不是凤柔歌?”

    “你说什么?你是倾城的女儿?这怎么可能?”地上躺着的风天乔再次震惊。

    “我也是近日才知道我并不是凤柔歌的女儿,而是凤倾城的女儿。”

    “哈哈哈,自始自终还是我小看了柔歌,她居然瞒着我,还将你养在相府。”风天乔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平时柔弱的妹妹,最终还是骗了她,当年她说倾城已经死了,连同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责怪他狠心了些。

    “风天乔,你勾结夏家,用我爹为饵设计我娘,使她坠崖,害死了她,还对我爹用药,使他成为活死人,这一桩桩,一件件,你如何解释?”

    “呵呵呵,事已至此,本王落入你的手中,要杀要剐,随你,本王不惧。”风天乔把紫色的眼眸闭了起来,不再去看林蕊儿。

    “我暂时不会杀你,你是死是活?等你回了凤国由女君定夺吧!”因为上官轩与她说,让她手下留情,现在这样,也算她最大的宽恕了。

    好在他下的毒,不会危及生命,只是使人昏迷沉睡,所以又让她对他少了一点杀心,愿意考虑上官轩的建议,留他性命。

    “风天乔,就为了帝君之位,你就杀了自己身怀六甲的异卵双胞胎妹妹,这些年,你的良心何安?”异世孤儿的她多么渴望亲人,可在这个世界,为了权利,所谓的亲情便一文不值。

    “权利与金钱的诱惑,这世间有几人可以抵挡?林蕊儿,你能吗?”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心思透亮,毫无心机之人,是周围的人和环境改变了他。

    “权利和金钱确实有很大的诱惑,但是于我而言,亲情与朋友更重要一些。”林蕊儿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